中国青年报:大运用电如何跨越八千里

2011-08-05
  “我以为用‘电’就是打开开关那么简单,没想到背后却有这么复杂的技术问题,还有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去维持电力畅通的人。”大学生林淑媛深有感触地说。前不久,作为大学生代表,她带着对深圳大运会电力保障的好奇心,用实际行动踏上了“寻电之旅”。
  日前,由团广东省委、深圳大运会媒体宣传指挥部、广东电网企业主办,南方电网传媒企业、深圳供电局承办的“点亮大运、南网情深”寻电之旅,带着25名大学生代表、深圳市民代表和媒体记者,用9天时间横跨滇、黔、桂、粤4省区,跋涉4000多公里,追溯“一度电”如何从水能变成电能,最终点亮深圳大运会。
  8月12日,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将在深圳开幕,除了深圳市区有8100多名保供电人员为大运做保障外,在南方电网涵盖的5省区内,30多万名电网员工同时坚守在铁塔下,穿梭于崇山峻岭之间,为大运会各项赛事的顺利举行共同努力着。
 
  在这里,马都会累到自杀
  “寻电之旅”启动当天,队员们抵达云南,体验电网中最艰苦危险的工种——巡线工。巡线工笑称自己“远看像逃难的,近看像要饭的,仔细一看是巡线的。”穿越原始森林、翻过碧罗雪山,巡线、抢险保障电力供应,已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。在这里,我国海拔高差最大的220千伏输电线路——云南电网220千伏兰福线横跨滇西海拔高达4000米的碧罗雪山,全长111.237千米,是目前怒江大峡谷与大电网相联接的唯一通道;而西双版纳的500千伏景洪—墨江Ⅰ、Ⅱ回线则是景洪水电站对粤送电的唯一通道,直接关系到大运会期间广东地区的供电稳定。 
  在西双版纳野象谷,队员们跟随6名荷枪实弹的森林公安钻进原始森林,重走6公里的巡线路。一路上险象环生,野象的足印及毁坏树木的痕迹随处可见,途中遭遇两群野象30余头,公安鸣8枪示警,驱赶意欲攻击人类的象群。 
  据先容,普洱工作站所辖线路经过普洱与西双版纳地区,该地区动植物种类繁多,野象、毒蛇、毒虫、毒蜂、蚂蝗等易对人身造成伤害。巡线工外出定期巡线、特殊巡线、检修时,在巡视小道周围的树上、塔上、土中,都隐藏着各种威胁,稍有不慎就可能遭遇攻击。曾经有一名电网工人在验收新线路时,不慎被马蜂攻击,被迫在鸡蛋粗的电索上狂跑,像表演高空走钢丝一样惊险,最后还是被马蜂蜇到脸。
  与野象谷的惊险不同,山高谷深的怒江大峡谷,则更多考验着电网巡线工在极端艰苦条件下工作的意志。云南送变电工程企业怒江工作站的12名来自不同民族的小伙子,常年穿行于海拔4000米的雪域山间,每次巡线要用20多天,走350多公里。其中,50多公里是无人区及原始森林。仅在云南,110千伏及以上长达32255千米的输电线路上,像怒江工作站这样的巡线人员就有2066名。
  “马都会累到自杀。”怒江站站长马成斌回忆说,“有一次,连续多日雪天运送物资,有几匹马走到悬崖边,纵身一跃结束了性命。”云南电力设计院有关专家透露,尽管技术上已经解决了很多施工的困难,但防范于未然的巡线工作依然必不可少。
  “寻电之旅”的队员们感叹,亲身体验巡线工作,更加体会到每度电的来之不易。
 
  兴仁向深圳实时送电
  兴仁(贵州)发出1900MW,宝安(深圳)到达1800MW……在兴仁换流站主控室大屏幕上,记者看到实时变化刷新的数字,这是实时输电量。南方电网超高压企业兴仁换流站站长吕家圣先容,满负荷状态下,兴仁每小时可以向深圳送出300万度电,可以承担深圳市四分之一的电力输送。
  贵州兴仁换流站,是贵广直流二回的起点,犹如一条电力高速公路,通过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,直接将电流送至深圳。从起点站兴仁换流站到终点站宝安换流站,线路纵横3省,全长1194.08公里。吕家圣说,自投入运行以来,兴仁换流站设备运行稳定,经历了迎峰度夏大负荷的考验。截至目前,累计转运电量已达700亿度,极大缓解了广东用电紧张的局面。大运在即,兴仁换流站已对设备进行全面检修,确保深圳大运送电万无一失。
  跟随技术人员的讲解,香港大学生刘嘉伟进入换流站最核心区,这里是禁止陌生人进入的。吕家圣的说法是,“一把钥匙掉进这个区域,整个深圳将会停电。”
  2008年的冰冻雨雪灾害使贵州电网遭受了毁灭性打击,电网被解列为4片运行,西电东送全停,全省用电大户几乎全部停止生产,全省超过半数的县、上千个乡镇、1800多万人没电可用。但不为人知的是,2011年初,贵州发生了几乎与2008年同样严重的冰灾,但并未造成严重影响。
  “以前只能眼睁睁看着覆冰把线路、铁塔拉断压垮,现在已经从‘抗冰’转变为‘防冰’,如果再遇到冰灾,对‘黔电送粤’应该不会有大的影响。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2008年冰灾以后,南方电网研发了融冰装置,先后建成了直流融冰装置12套。
  看了换流站、变电站,大学生陈卉卉已经能讲出不少与电力有关的术语:导线上的一个个玻璃球是绝缘子,交流电要转换成直流电,通过“西电东送”通道,可以迅速传送到广东;千家万户使用时,还要再换成交流电……她说,每一度电的生产和输送都是经历了千险万难,万家灯火的背后是这么多人的付出,能源来之不易。
  贵州电网一位基层供电局长坦言,“过去没有什么大电网的概念,输电就靠几根线,出了故障只能停电抢修,老百姓也习惯了停电点蜡烛的日子,而现在,电网太复杂了,牵一发而动全身,必须每时每刻保持高度警惕,一旦晚上12点以后接到电话,心都会提到嗓子眼,紧张得不得了。”
  130年才能收回通电成本
  清晨,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城出发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,再花费一个半小时,手脚并用地穿越险峻陡峭、狭窄得几乎只能一人经过的山路,来到了小山村弄月屯。这个只有10户人家的村屯在2008年10月30日通了电,彻底告别了“煤油灯”的生活,成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南方电网辖内最后一个通电的村庄。
  在村民张金华家中,记者看到屋内新添置的电视机、电饭煲等家用电器。他笑称:“有了电,一切都变样了,现在的生活是以前怎么也想不到的。过去碾米,要挑到山下2公里以外的村庄加工,很麻烦;现在买了碾米机,没米吃了,自己马上加工。”
  在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在村头变压器旁看到了村民自发出资立的功德碑——“供电英雄立壮志,康庄名传照千秋。”东兰县供电企业有关负责人先容说,弄月屯全村一个月电费才79元,一年也就收1000元左右。“这是个绝对亏本的买卖,一度电卖给村民是4毛5分钱,送一度电的成本就6毛多了,送一度电亏两毛钱。”按照这样的用电量计算,至少要130年,才能收回通电工程的投资成本。
 
相关附件
南网站群: 更多>>
成员单位: 更多>>
友情链接: 更多>>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